首頁 > 域名資訊 > 正文

搶注馳名商標域名被判無效 新網、納網返還注冊費

IDC評述網(idcps.com)05月23日報道:日前,海淀法院審結了一起域名搶注人起訴域名代理公司、域名注冊管理機構,要求確認網絡域名注冊服務合同無效、要求返還注冊費用的案件。

  法院判決確認原告韓某與被告域名代理公司簽訂的六份《域名注冊服務合同》無效;判令新網公司、納網公司返還相關合同款項;判令原告與被告共同注銷涉案域名(大唐電力、大唐國際、大唐股份、大唐能源、大唐科技.com、.net及.biz域名共15個;鞍山鋼鐵、鞍鋼集團、鞍鋼控股、鞍鋼國際、鞍鋼實業、鞍鋼建設.com、.net、.biz及.cc域名共24個)。

  據海淀法院的通報,韓某訴稱,他與中域公司于2012年9月16日簽訂網絡域名注冊服務合同,約定中域公司代他在新網公司的新網網站平臺上登記注冊域名,代他在納網公司的納網網站上注冊域名。中域公司為域名注冊服務機構,新網公司、納網公司為域名注冊管理機構,未經信息產業部授權,無域名服務資質及注冊管理資質,中域公司沒有注冊域名權限,欺詐他委托其注冊域名,并破壞了市場管理秩序。因中域公司業務員極力向他推薦涉案域名,鼓吹注冊成功后可找大唐公司、鞍鋼公司等高價轉賣獲利,他才斥資注冊相關域名。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判決網絡域名注冊服務合同無效;判令新網公司、納網公司返還注冊費用。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之一是中域公司及新網公司、納網公司之間的關系。

  韓某主張,合同雖是其與中域公司簽訂的,但中域公司是新網公司、納網公司的代理商,新網公司、納網公司是域名注冊行為實際的履行方,故作為被代理人,新網公司、納網公司應受到中域公司與其之間合同的約束。

  法院認為,域名注冊服務機構是指受理域名注冊申請,直接完成域名在國內頂級域名數據庫中注冊、直接或間接完成域名在國外頂級域名數據庫中注冊的機構。按照域名注冊的一般流程和代理規則,新網公司、納網公司作為域名注冊服務機構,可通過代理方式為用戶提供域名注冊服務,但其委托的代理者須以域名注冊服務機構的名義開展業務,其行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的域名注冊服務機構承擔。

  本案中,中域公司與韓某簽訂的合同中系直接以中域公司名義提供域名注冊和續費服務,合同中并非明確表明其是新網公司還是納網公司的代理人,新網公司和納網公司開展域名注冊服務業務的域名類別又存在重合之處,韓某也未提供證據證明在簽訂合同時,中域公司曾明確告知相關域名注冊服務的提供者是新網公司、納網公司亦或其他公司,而是以事后獲得的證書來推斷中域公司具體作為哪個公司的代理人,故難以適用合同法第402條有關“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委托人的授權范圍內與第三人訂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的規定,難以認為韓某在簽訂合同時就知道中域公司與納網公司、新網公司之間的關系。故根據合同的相對性,韓某起訴的六份合同的合同相對方是中域公司,而非新網公司和納網公司。在中域公司與韓某簽訂域名注冊和續期合同后,新網公司、納網公司分別根據與中域公司之間的代理關系,進行了相關域名的登記、續費。

  本案的爭議焦點之二是合同的效力問題。

  韓某主張,中域公司、納網公司、新網公司未經信息產業部授權,無域名注冊服務資質而開展域名注冊服務,欺詐其委托注冊域名,并嚴重破壞了國家域名管理秩序,要求確認網絡域名注冊服務合同無效。

  法院認為,雖然根據本案中的證據難以認定韓某有關合同欺詐的訴訟理由成立,對于當事人超越經營范圍訂立合同,法院也并不因此一律認定合同無效,但是違反國家限制經營、特許經營規定的合同無效,另外,當事人訂立、履行合同不得擾亂社會經濟秩序、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利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的合同屬于無效合同。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國家對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實行許可制度。

  中域公司作為合同的一方當事人,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取得了相關信息服務業務許可,卻以自己名義而非代理的域名注冊服務商名義開展域名注冊服務,違反了國家對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的許可制度,存在明顯違法之處。

  另外,“大唐”、“鞍鋼”均為他國知名企業的商標或商號,而韓某對“大唐”、“鞍鋼”等商業標記不享有任何正當權益,中域公司明知上述事實,違背域名注冊服務的公益性性服務性質,為獲取域名注冊、續費的高額收入,以搶注知名企業的域名可以高價轉賣獲利的方式推銷、誘使韓某注冊、續費涉案域名,屬于以明顯不正當手段推銷域名,韓某明知上述事實而以投資、注冊后迫使他人高價購買為目的進行上述30多個域名的注冊、續費活動,二者的行為會導致域名注冊的公益服務性質蛻變為追求經濟利益的工具,域名注冊服務秩序陷入混亂,擾亂域名服務和管理秩序,最終危及互聯網絡的發展環境、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因此,韓某與中域公司簽訂的6份合同應屬無效。

  本案的爭議焦點之三是合同無效后的財產處理問題。

  合同無效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雙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

  中域公司主動推銷涉案域名,是主要過錯方,應對合同無效的后果承擔主要責任。韓某明知涉案域名是知名企業的商標、商號而為了非法轉賣獲利予以購買,也有一定過錯,也應對合同無效的后果承擔一定責任。

  經法院釋明,韓某明確堅持不對中域公司提出要求返還相關合同款項的訴訟請求,表示要求新網公司、納網公司作為被代理人承擔連帶責任,返還相應合同款項。

  法院認為,根據民法通則第67條的規定,被代理人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為違法不表示反對的,由被代理人和代理人負連帶責任。新網公司、納網公司作為域名注冊服務機構,認可中域公司是自己的代理人,代理其開展域名注冊活動,而由于中域公司并無相關資質,相關活動的開展必須以新網公司、納網公司的名義開展,并不能以中域公司自己的名義進行。

  二公司作為域名注冊服務機構,對于其代理商的經營行為負有一定規范和管理義務,本應盡快建立健全域名保護機制,采取各種有效措施,積極防范、管理、禁止中域公司在代理活動中以自己名義開展業務、進行惡意搶注域名行為或采用炒作、欺詐、脅迫等不正當手段推銷域名,但其卻未盡到相關義務,而是放任中域公司以該公司名義開展域名注冊活動、以引誘或唆使他人方式惡意搶注域名、通過域名注冊服務謀取不當經濟利益。

  法院認為,二公司明知或應知中域公司開展活動的名義、推銷手法存在問題,對中域公司明顯違法搶注“大唐”、“鞍鋼”等三十多個知名企業域名的情況聽之任之,不表示反對而是積極為其完成了域名注冊服務,故新網公司、納網公司應負連帶責任。

  考慮到新網公司、納網公司已注冊了相關域名,支出了相關費用,韓某對合同無效也具有一定過錯,法院對新網公司、納網公司應返還的合同款項數額予以酌定。合同無效后,相關域名應做注銷處理,韓某、新網公司、納網公司應在判決生效后對涉案相關域名作出注銷處理.最后,法院做出上述判決。

【版權與免責聲明】1、凡本站注明來源非"idc評述網"的所有文章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任何第三方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并自負法律責任。2、idc評述網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如涉嫌侵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域名 商標 中域 新網 納網

文章點評

暫無點評

點評

加拿大彩票bclc开奖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