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測 > 正文

嘿,扎克伯格,你該辭職了

IDC評述網(idcps.com)03月23日報道:Facebook正處于十余個矛盾的中心點,且憤怒正在激化。

  社交網絡一次又一次越俎代庖,引發全球用戶對其功能性的懷疑及對其無用性的斷言。現在是扎克伯格辭職的時刻了——為了Facebook,也為了他自己。

  我并沒有要求他辭職,我也沒有對扎克伯格表示異議。我個人認為他是真誠的,并且渴望將世界連接起來——但他可能在被其天真的野心打垮,并被其自身的急躁拖累。我只是認為,目前,能讓他實現雄心壯志的最好方式就是離開。

  有三個主要原因。

  1、Facebook失敗了


  當然,Facebook的成功超出了所有人的期望(成為一個廣泛可用、功能正常的社交網絡及單一的朋友網絡)。然而,除了這個公認的成功之外,Facebook的成就“所剩無幾”。

  扎克伯格試圖讓Facebook成為連接所有應用程序和服務的社交圖層,但他失敗了。因為消費者發現它令人毛骨悚然,公司發現它威脅到了要完全依靠公司獲取的員工數據。而且,Facebook的數據能力,追不上科技的發展。

  扎克伯格試圖讓Facebook成為全球的游戲平臺,但他失敗了。一方面,由于游戲社交具有“放射性”,不利于保護隱私;另一方面,由于注意力經濟產生了非常糟糕的效應。要知道,將一個已建立的社區重新用于游戲是一件不太現實的任務。對于Facebook,其簡短的游戲閃現就像是一個油性殘留物,緊貼在新聞遞送的一邊。

  扎克伯格試圖讓Facebook成為“VR / AR強國”,他依舊在努力,但整個科技領域都已表示大跌眼鏡。到目前為止,他們在市場上處于領先地位,但這似乎只是為了騙取投資者的錢。現在說它是一個完整的“生態帝國”還為時過早,況且未來并不可期。

  扎克伯格試圖改善Facebook基本的消息傳遞功能,但他失敗了。聊天機器質量差,毫無意義、聊天游戲充其量比較新奇、商業應用程序被回絕、而貼紙雖然在短期內可能會賺一點錢,但這不是真正的支持全球事物的基礎設施。

  扎克伯格試圖讓Facebook成為一個可靠的新聞來源,但他失敗了。因為他遭受了“客觀性”的考驗,和隨之而來的一切。

  扎克伯格試圖讓Facebook成為基礎設施提供商,但他失敗了,且摔得最慘。盡管有良好的初心,但Facebook還沒有贏得全民對于其成為優秀基礎設施提供商的信任。(但后來其在Internet.org上的嘗試卓有成效,我為他們鼓掌。)

  扎克伯格試圖讓Facebook成為媒體公司,但他失敗了。失敗的原因有很多:強大而敏捷的競爭對手、缺乏重點、廣告太多等等。

  扎克伯格試圖讓Facebook變得很酷,但幾乎從一開始,他就失敗了。我無法定義“酷”,但我會說,它通常被認為與“無處不在”相對立。當全球的用戶都開始用Instagram購買“酷炫”的產品,其閃耀的光芒已經開始變得暗淡。

  這一連串的失敗(絕不全面,當然也有小的成功)也是扎克伯格親自設定的目標。他一遍又一遍地說,“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但是,由于Facebook未能貫徹執行,所有人都失去了動力,無意識地追蹤了錯誤的東西,或者盲目地轉向了下一個目標。

  作為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必須承擔責任,為那些“拙劣”的嘗試提供更多的幫助,而不僅僅是提供早期的基本服務。

  其實,所有的科技巨頭都有他們不愿意公之于眾的產品。然而,扎克伯格還是過于自信,并對諸多無益的冒險行為押下了太大的賭注。

  2、Facebook無法連接世界

  Facebook早已將其使命拋在腦后。

  十五年前,Facebook確實是我們所需要的應用。但是世界已經發生了變化,我們與技術互動的方式發生了變化。然而,可怕的是,Facebook并沒有發生變化。該平臺最大的失敗不在于上文列出的任何一種“失敗”,而在于其通過自身的連接,未能使核心產品發生變革。

  Facebook開始定位于“與一群朋友分享你的生活”。但隨著社交范圍的增加,這種“分享”已越來越無法滿足用戶需求。同樣顯而易見的是,Facebook一直在努力重新定義人們在線互動的方式。然而,當用戶互動與其新聞遞送格格不入時,扎克伯格認為前者需要修改。

  其根源很簡單:滿足用戶需求并不如新聞遞送來錢快。Facebook靠廣告運行,廣告靠眼球運行。這是過去十年其占據主導地位的商業模式。毋庸置疑的是,Facebook一直是最成功的應用之一,因為他們永遠不會告訴他們的客戶(也就是說,廣告商),他們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情。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樣,這是一個看似無關緊要的數據累加的過程。

  Facebook不是一個連接人的平臺:它只是一個平臺,可以通過自己創造的連接實現收益。公司沒有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優先考慮這些連接的質量——這可能只是他們早期的一種認知。

  與之相輔相成的是銷售和廣告。Facebook一直對其受托的數據漫不經心,并對其用戶“選擇性誠實”。這次,他們背叛了,信任全無。

  為了連接世界而做的工作不能由像Facebook這樣的“受損實體”完成。扎克伯格連接世界的使命并未如他所計劃的那樣發生,也不會發生。

  3、辭職,就是現在

  Facebook已經足夠強大,以至于它永遠不會擺脫爭議。但是,在過去的幾年里,幾乎每個用戶、每個客戶、每個國家、每個監管機構都對其表現出了失望。

  在去年的“動蕩”時期,隱藏的Facebook廣告已被證明是一種“陰謀”,廣受非議。而扎克伯格的回應與科技巨頭們慣用的招數一致:很驚訝,向用戶保證公司從來就沒有這樣“設謀”,并承諾采取行動。扎克伯格在政治上很活躍,但在參與Facebook的所有行動時,卻幾乎完全沉默。

  他偶爾會談到這樣的爭議。但更多的時候他只是提供口頭上的服務,很是敷衍: “在Facebook上,我們非常認真地對待它”“我認真對待保護我們社區所需要做的事情”等等。

  此外,扎克伯格寫道:“我開始使用Facebook,并在一天結束時對我們平臺上發生的事情負責。”

  然而,他沒有指定這種責任的確切形式。但最好的形式就是辭職。

  想想看: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佳的選擇。

  對于Facebook來說,這是一張“無羈絆卡”。扎克伯格可以保護忠實的員工和真正有可能參加競選的高管。他可以代表國會,聯邦貿易委員會,幾個法院等等來表達他對這些行為的個人責任,并且請求人們明白,Facebook不應該被認為是他多年來所犯錯誤的代名詞。與此同時,該公司將有全新的轉型策略,扭轉多年來的敗局。

  對于用戶來說,這是一個不錯的適應期。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人們已經開始關注Facebook做出的承諾,并且看到了無目標的算法調整和模仿競爭對手的失敗嘗試。用戶的信任早已消耗殆盡,如果不是因為一些強大的網絡效應將其綁定到平臺,還會有更多的人離開。對于扎克伯格來說,Facebook的所有錯誤(當然還有成功)都可能導致平臺級別發生有意義的變化。至少,即使像我這樣的懷疑用戶也會好奇:它們是如何發揮作用的。

  對于扎克伯格來說,這可能是他最好的轉身。“光”是偉大的——勇敢和理想主義的年輕CEO犧牲自己,讓公司可以繼續生存下去。何況,更美好的生活在等著他。30歲出頭的年輕人,與數十億美元的資產相伴,與妻子和年幼的女兒一起休假一兩年時間,然后重新開始,全身心投入到慈善事業中。畢竟,Chan-Zuckerberg Initiative和Internet.org可以以比Facebook更有意義的方式去幫助更多的人。這可能是扎克伯格最漂亮的一個轉身了。

  離開了扎克伯格,Facebook或許會重新開花,也或許會枯萎。但最令小扎心寒的是,此番數據泄露丑聞后,諸多用戶對于Facebook的死活,也并沒有那么在乎了。

【版權與免責聲明】1、凡本站注明來源非"idc評述網"的所有文章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任何第三方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并自負法律責任。2、idc評述網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如涉嫌侵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扎克伯格 Facebook

文章點評

暫無點評

點評

加拿大彩票bclc开奖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