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商 > 正文

揭底亞馬遜“包郵”背后的人力壓榨:拖欠工資、車里撒尿

IDC評述網(idcps.com)09月13日報道:這天,亞馬遜配送員Zachariah Vargas已經工作了六小時,當他正準備放下包裹時,貨車門“砰”的一聲夾住了他的中指和無名指,他顫抖著拉開車門,傷口深可見骨,血流不止。 恐慌中,Vargas給在附近的亞馬遜工廠工作的主管打了電話。

他沒有得到同情,反而被質問“你還有多少工作量?”車上還剩幾十個包裹沒送,大概需要幾個小時來派送,主管要求Vargas在返回工作站或就醫前完成工作。Vargas忽略了主管的要求,驅車前往工作點。他很害怕,因為卡車上沒有急救箱。

當他到達工作點時,他被嘲笑了。調度員一直在說:“你奄奄一息了嗎?女員工帶回來的傷口可比你嚴重多了。”同時調度員命令Vargas卸下貨物,指著倉庫里的一位亞馬遜高管說:“亞馬遜正在看著你。他們不希望出現未交付的包裹。”

另一位主管則是要求Vargas向收件人討要創可貼,然后繼續工作。監管人員讓Vargas去醫院驗傷,但事實上他當時還沒上保險。他說:“這是個警鐘。在那一刻,我意識到他們根本不關心員工死活,我不知道我是否愿意繼續為其工作。”

Vargas的經歷可能是個例。但他并不是唯一覺得工作艱難的快遞司機。隨著亞馬遜的增長,駕駛員的工作環境越來越苛刻。

亞馬遜有超過1億的付費Prime會員。他們每年支付119美元,來獲取當日達和隔天包郵配送服務。

2017年,亞馬遜在全球范圍內交付了超過50億個Prime包裹。為了確保每天交付數百萬個包裹,亞馬遜開啟Amazon Flex計劃來聘用司機。Flex的司機直接與亞馬遜合作,他們自由支配時間,做自己的老板。

亞馬遜還與聯邦快遞、UPS和USPS等第三方快遞公司達成合作。這些公司被稱為交付合作伙伴(DSP),它們管理自己的車隊,雇傭司機為亞馬遜等平臺提供配送服務,Vargas就是其中一位受雇司機。Vargas并未透露雇主信息。

對于亞馬遜來說,第三方公司配送是提供充分就業的一種經濟有效的替代方案。而且隔天送達對消費者來說非常好。但是,根據對31位亞馬遜附屬交付工作人員的訪談,我們卻發現了很多問題,這些工作人員遍布13個城市的14家第三方公司。

在八個月的采訪中,司機指控了各種濫用行為,包括克扣加班費及工資、恐嚇和偏袒。駕駛員還描述了一個要求嚴苛的工作環境,在嚴格的時間限制下,他們不得不高速行駛,無視禁停標志,甚至沒空吃飯上廁所。

大量指控均有短信、照片、內部郵件、法律文件和同事的支持。對此,亞馬遜回應其廣泛的交付網絡存在挑戰并在努力升級中。

亞馬遜女發言人Amanda Ip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道聽途說的信息不足以概況成千上萬的配送網絡,但我們確實認識到小企業在快速擴張時需要更多支持。我們與其合作、傾聽其需求、確保其能為亞馬遜客戶提供優質服務。”

一些司機表示,他們認為亞馬遜附屬的快遞公司應對許多問題負責。包括幾位勞工專家在內的人士表示,他們認為這應該歸咎于亞馬遜,并補充說亞馬遜正在向快遞公司施壓,以便更快地交付。他們指出亞馬遜正在從廉價勞動力中獲利,因為它將配送服務外包給那些沒有得到充分監督的公司。

曾為亞馬遜的兩家外包快遞公司服務的司機Edgar Cerda稱:“亞馬遜可以為所欲為,付出代價的卻是我們。”

魚龍混雜,何來申請門檻?

亞馬遜通過在線申請流程吸引潛在的快遞公司,對于申請的貨物車和相關保險并無太多需求。亞馬遜甚至打出“低至1萬美元,無需物流經驗,即刻開始你的業務”的廣告。

而成為亞馬遜合作伙伴的流程最快僅需四周,最慢也只要半年。

一旦通過審核,亞馬遜就會提供一定的每日配送路線,并分配司機負責某個路段。基本上每人每天需配送250-300個包裹。高峰期甚至達到400個。

亞馬遜還提供一個被稱作“兔子”的電子設備用于掃碼包裹和路線導航。

快遞公司則需支付業務經營成本,包括工資、稅收、保險、貨車和汽油。

為了擴充其交付網絡,亞馬遜開始向人們提供獎勵,如特價貨車、員工保險計劃、定制薪資系統、預防性車輛運維、定制車牌等。亞馬遜上周宣布已經為其最新的激勵計劃訂購了2萬輛奔馳貨車。

據悉,外包快遞公司每天通常需處理30條交付路線。亞馬遜表示,其為司機提供具有競爭力的薪酬以及綜合福利。

根據司機的說法,快遞公司向司機支付每天125-150美元的固定費用或每小時13-15美元。

該薪酬與其他送貨服務基本一致。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送貨服務司機的平均時薪為15.12美元,即每年31450美元。

Courier Distribution Systems和DeliverOL的代表Jim Blanchard表示,為亞馬遜提供配送幫助貧窮的美國人擺脫極端貧困,并讓他們買房買車。

Jermaine Lakota Johnson是Courier Distribution Systems的前司機,他說,他每周的工資約為740美元,稅前每年約為3.8萬美元。Johnson認為這是他最愛的工作之一:體面的薪水、靈活的工作時間。

薪酬固然誘人,但很多司機發現其雇主并未履行承諾。

指控:違約、恐嚇、報復!

亞馬遜附屬快遞公司利用司機,歪曲員工健康福利。一名司機稱,雇主承諾就業90天內將獲得健康福利,但試用期結束后他很快就被解雇了。還有人稱,盡管每周工作超40小時,但他們未得到加班費,甚至有13名員工被克扣工資。

司機滿懷怒火,卻無力解決,他們害怕被報復——惡意解雇、扣留工作、工作被拒……沒有收入。

甚至有司機被威脅,若是不在休息日工作,則會被解雇。

一位弗吉尼亞州里士滿的司機聲稱,作為遲到一分鐘的懲罰,他在有工作安排的工作日被遣返回家。他說:“這是他們訓練員工的方式。”

為Courier Distribution Systems工作兩年的Christian Loera表示,當他因為安排沖突而要求減少工作日的工作量時,他的主管隨后給了他工作量最重的路線和包裹。

Loera還聲稱,一位經理向他提供了周六和周日的時間表,但是要求Loera向經理支付500-600美元的現金。Loera拒絕了提議,隨后被解雇,他猜測可能是因為沒有在周末報道的原因。

五家公司的八名司機指責他們的經理有偏袒行為。

“如果他們喜歡你,你會很幸運。否則他們會讓你的生活變得悲慘。人們需要工作,你走了隨時有人會頂上。”紐約快遞公司Thruway Direct的前司機Hector Rivera表示。

Prime EFS的前雇員Shanaea Burnett和Naimah Turner表示,他們的一位經理多次為某些司機分配更好的貨車和路線。Burnett說,這位經理經常給她的剎車失靈、鏡子破損、牽引力差的車子。

同時,Turner因工資克扣問題向新澤西勞工部門提出申訴,但截至5月該申訴仍未解決。

亞馬遜表示,遇到上述任何問題的員工應該直接向亞馬遜管理層報告,以便公司進行調查。

拖欠工資和奇怪的薪酬制度

五家公司的13名工人提及了薪水問題。

Irvin描述了DeliverOL的薪酬問題。他說,管理人員經常忘記支付加班費或未能在系統中添加新的員工,這樣他就會收不到薪水。Irvin 說:“沒有人成天犯錯,但總有一些借口來扣你的工資”

其主管Blanchard則表示薪水問題非常少見,即便有也會在幾天內確定并糾正。他表示公司大概雇傭了1000名員工,他每周會進行兩到三次的錯誤檢查。

總部位于德克薩斯州的快遞公司的一位經理表示,他的公司至少有一年內沒向司機支付加班費了。他說,現在情況正在發生變化,因為快遞公司已開始受到訴訟的打擊。

過去3年,美國各地的司機都向亞馬遜旗下的一些快遞公司提出了類似的投訴,包括拖欠工資和未能提供服務等。過去3年,在伊利諾伊州、加利福尼亞州、亞利桑那州和華盛頓州,有5起針對亞馬遜以及6家簽約快遞公司的訴訟。其中三個案子已經解決。亞馬遜在這些案件中沒有承認任何過錯。

司機抱怨最多的公司之一可能是Prime EFS,這家位于新澤西州的快遞公司去年創造了超過700萬美元的收入,員工描述了一連串奇怪的薪酬行為。

Prime EFS由Frank Mazzola掌管。Mazzola在2014年支付了一項罰款,以了結美國證交會的一宗欺詐案件,之后被禁止進入證券業。今年2月,Mazzola和他的叔叔John Bivona因涉嫌參與另一起欺詐案而被責令支付近4500萬美元。

“Frank并不總是給我發工資存根,也不曾有獎金,”Prime EFS的一名前雇員Josh Salgado說。“我和他當面對質,說工資少了。第二天,他打電話給我,說:‘不要來上班。我們會讓你走的。”

一名前Prime EFS經理因害怕遭到報復而要求保持匿名,他說Mazzola沒有及時支付司機費用,“如果有人搞砸了或有貨車上發生了什么事情,再或者某人沒有在工作的時候出現,Mazzola會扣掉一周工資。

在求證期間,Mazzola試圖回避這些問題,并掛掉了電話。目前,Prime EFS正面臨美國和新澤西州勞工部門的調查。

亞馬遜表示,它會認真對待不當行為的報告,并定期審核簽約的快遞公司。它于2017年底對Prime EFS進行了審核,發現該公司遵守了所有規范。

“亞馬遜要求所有配送服務提供商遵守適用的法律和供應商行為準則,該準則重點關注公平工資、適當的工作時間和相關補償,”它補充說,快遞員工可以直接聯系亞馬遜管理層或使用其聊天支持熱線來報告問題。

包裹源源不斷,司機被迫在貨車上小便

亞馬遜每天僅給司機提供30分鐘的午餐休息和兩次額外的15分鐘休息時間。隨著包裹數量的膨脹,司機們表示停下來吃飯或上廁所會使他們落后于交付時間表,這可能會危及他們的工作。

幾年前,司機每天需要派送80-150個包裹。現在每天的派送量超過250個。

一位快遞公司的經理說:“這項工作是殘酷的,司機不得尿在瓶子里。”

JARS TD的女司機Ann Chval在2017年短暫地擔任司機,她說,他們在車上放了水桶和嬰兒濕巾,這樣他們就可以在車上放松自己。有一次,一名男司機在她面前,對著客戶的草坪小便。

司機Marvic Trejo也表示有類似的經歷:“沒有人愿意往瓶子里撒尿,最糟糕的是,他們甚至不清理掉這些瓶子,而只是把它丟到地上。”

他回憶起去年夏天的一天,一名女工拒絕配送她的路線,因為貨車的空調在那個炎熱的一天壞掉了。當Trejo爬進面包車時,他聞到了一股強烈的惡臭,并發現了一瓶尿液,在炎熱的天氣里烘烤。

他說:“這是我人生中最令人作嘔的經歷之一。”

亞馬遜卻表示,司機在瓶子里小便的說法沒有反映出其對送貨服務提供商的標準。

超速、違停!只為趕上最后期限

亞馬遜附屬司機還描述了其他令人不安的做法,他們偷工減料以滿足配送時間表。

八名司機說他們超速駕駛。一些人指責亞馬遜,稱其映射的路線并未考慮與天氣或交通相關的延誤。

“我知道的每個人都瘋狂加速,”芝加哥地區的司機Donato DiGiulio說道,他在紐約的Need it Now工作了八個月。“這是我們能夠按時完成任務的唯一方式。”

DiGiulio說他在送貨過程中差點撞到一個在街上玩耍的孩子。在那之后,他放慢了速度,開始在停車標志前停車。但隨后他的配送速度也變慢了。

前陸軍戰斗武器專家Eric Jeffries表示,他在為DeliverOL工作時發現亞馬遜要求3-4分鐘的完成一個包裹的交付。

他說,在亞馬遜規定的9小時內完成交付路線幾乎是不可能的。無論是身體還是情感方面,交付工作都比他在陸軍工作時更具挑戰性。

Jeffries說,當他派件時,他會違停,背著裝滿包裹的背包,然后進行身體沖刺,按時完成交付。他說他在工作的第一個月就瘦了快30斤。

盡管他盡了最大的努力,但主管告訴他,他沒有足夠快地配送包裹,而且他在工作中受到了兩次威脅。但Jeffries表示,他并沒有責怪這些公司。他指責亞馬遜。

他說:“他們定期受到亞馬遜的強奸,并促使他們對工人采取不人道的行為。”

亞馬遜表示,其包裝負荷會根據許多因素而波動,包括客戶需求,而且它總是在評估路線并進行調整,例如在高需求區域雇用更多的司機。

“兔子”正在追蹤行程:請加快配送速度,不然我們會給你打call哦

亞馬遜通過稱為“兔子”的手持式掃描儀監控駕駛員。這些掃描儀使亞馬遜能夠通過公司的新服務地圖跟蹤更新訂單所在地的客戶。這也意味著如果司機在路線上停滯,亞馬遜就有可能會注意到。

一些司機表示,這讓他們壓力山大并保持高速行駛。

“亞馬遜會打電話給我們的調度員并說:你的司機已落后25包。為什么會這樣?然后我們的調度員被迫做出回應,”在新澤西州的兩家亞馬遜附屬交付公司工作的司機Davian Delvalle說道。

如果司機落后,調度員就會“抓狂”,他說:“在你努力工作的時候,他們會繼續轟炸你的手機并分散你的注意力。”

亞馬遜稱這些電話是為了檢查司機的安全性,看他們是否需要幫助完成路線。

亞馬遜有時會為意外的延遲支付額外的費用,比如意外堵車。現在,有一家公司要求其員工,如果有什么事情讓他們慢下來,就立即給調度員發短信,這樣他們就可以計算出計劃外的時間,并向亞馬遜申請額外的付款。

但快遞公司很小心,不會對亞馬遜要求太高。許多人說他們害怕合同被取消,而且這種不平衡的關系讓人無法為司機辯護。

“亞馬遜的DSP非常害怕亞馬遜,”一位快遞公司經理說。“亞馬遜擁有生殺大權。他們是邀請你的人。你擁有幾條路線都是他們說了算,或者他們可以直接說再見。”

“大部分路線都是在9個小時內完成的”,但工資單說出了真相

亞馬遜的女發言人表示,超過90%司機在合理的時間內完成路線,并鼓勵司機隨時休息。如果惡劣天氣或交通狀況可能影響駕駛員按時交付的能力,亞馬遜會與交付服務提供商密切合作,對其交付路線進行調整,如有必要,DSP會致電司機返回工作站。

根據幾位司機的工資單文件,他們建議司機持續工作超過9個小時。

例如,對Prime EFS七天的工資單信息分析顯示,在9月份的200多條路線中,司機平均工作時長超11小時。

從司機到達倉庫到晚上下班的工作班次甚至達到16小時。

亞馬遜附屬的司機職位列表也表示司機的工作時長遠超過9個小時。

Southern Star Express最近宣稱司機通常連續工作12至15個小時。他們每天有200-250次停靠,每小時至少配送25個包裹。

廣告宣稱:“你會一直工作,直到你交付當天所有包裹。如果你提前完成任務,你將獲得一個救援路線,每配送一個包裹都將獲得額外的1美元。你有責任嘗試交付你分配的所有包裹,無論時間如何。”

一些司機說他們搞砸了,但這可能不是亞馬遜的問題。客戶可能是罪魁禍首。

亞馬遜的送貨司機可能會遇到很多問題。但這可能不是亞馬遜要解決的問題,因為這不是技術層面的問題。

在過去的40年里,合同工作在美國爆炸式增長。對于希望降低成本、簡化運營和滿足需求暴增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越來越受歡迎的選擇。

例如,大多數酒店曾經專門聘請前臺人員和女仆。現在很多酒店主要外包給合同工和第三方。Uber和Lyft建立了數十億美元的共乘帝國,但沒有“聘請”任何一位司機。

從全職員工到合同工的過渡使美國勞動力關系發生了巨大變化。對于企業以及經營這些企業的高管來說,這對企業有利。亞馬遜表示,它使用這種模式來增強小型企業的實力。但對于那些真正做著繁重工作的人來說,這可能會讓他們感到無力。勞工專家表示,在這些難以監管的第三方環境中,他們的工資通常很低,福利也很少,而且沒有真正的盟友。

“這種轉向合同工作會對工資和福利造成下行壓力,模糊責任方,以及增加基本勞工標準受到侵犯的可能性,”美國勞工部工資和工時主管David Weil稱。

根據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的高級研究員Beth Gutelius的說法,在物流行業中,這些趨勢更加嚴重,成本是唯一真正的競爭差異。

Gutelius說:“每個人的出價都略微低于對方,以至于他們不可能向工人支付最低工資。它在分包商之間創造了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不論誰最終來買單,最終付出代價的都是工人。”

也沒有工會代表亞馬遜司機作戰。大多數人受雇于不同地點的小型快遞公司,并且沒有大型組織可以聯合起來。

部分問題歸咎于消費者。

亞馬遜創造了這樣一種無縫的購物體驗,越來越多的人選擇網購,但不曾停下來考慮包裹是如何出現在他們家門口的。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勞動中心的法律和政策研究經理Tia Koonse說:“亞馬遜已經設定了“包郵”、“快速交付”的期望,這幾乎是不現實的。運送貨物需要花錢。”

“因為這是一個看不見的過程,我們作為消費者,常常忽視它,但是工人們又在經歷著什么,”Koonse補充道。

對于Vargas來說,手指已經愈合,但心理的創傷仍然無法痊愈。

8月,他接受了另一個行業的另一份工作,不僅僅是因為他的上級嘲笑他,而是因為他再也無法忍受一天工作13個小時的日子。

他知道亞馬遜及數百萬購物者不太可能馬上就放慢速度:“我是一個有情感的人,我正在被消耗,亞馬遜擊敗了你我。”

【版權與免責聲明】1、凡本站注明來源非"idc評述網"的所有文章均為網友轉載,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任何第三方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并自負法律責任。2、idc評述網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如涉嫌侵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員工 工資 亞馬遜

文章點評

暫無點評

點評

加拿大彩票bclc开奖28